你的位置:首页 >> 恐怖症 >> 恐怖症治疗 >> 阅读文章
昆虫恐惧症

昆虫恐惧症

来源:济南心理咨询 发布时间:2014-05-30 查看次数:2100

德福心理

    1864年的某一天傍晚,被誉为“恐怖小说之父”的爱伦·坡亲历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他坐在窗前,目睹了一个恐怖的巨大怪物从山上冲下,出现在他面前。那怪物长着两对翅膀,嘴巴像是从一丛黑毛中伸出的螺旋状的长鼻。后来大家对这怪物按图索骥,发现最符合爱伦描述的怪物,应该是种叫鬼脸天蛾的虫子。

    这位在他恐怖小说里令人窒息的怪诞、惊悚和神经质吓唬人200多年的恐怖大师级人物,竟然被一只蛾子吓得半死,这似乎在告诉我们,人的精神世界也很脆弱,一场突如其来的黑暗,一段车流穿梭不息的街道,一个面露愠色的路人,都可能刺痛扁桃体中神经细胞间细小的纤维链,让人产生暴怒或战栗的强烈愿望。那些毫不含蓄的指出人生归宿的事情或者让人觉得自己搞不定的环境都有着让人恐惧的功效,但那些似乎与死亡毫不相关,我们一脚可以踩死好几只的虫子的说法也越来越愿意加入这个吓人的圈子,给世界带来更多更刺耳的尖叫。于是我们有了昆虫恐惧症。

    人类对昆虫的不喜爱可不是什么秘密。猛兽如狮虎者,是勇士的图腾;忠厚如牛马者,得到了劳动人民的敬意;甚至冷血如蛇蜥者,其冷静和狡猾也会得到一些人的推崇,更不要说那些有着卖萌技能的小动物了。然而除了少数像蜣螂、蜜蜂、蚂蚁之类的幸运儿,我们可从不愿意给那些匆匆爬过的虫子写上几行颂诗。亨利.莫尔表示过蜘蛛和毛虫令人厌恶,罗伯特·博伊尔(Robert Boyle,1627—1691)说过蜘蛛会让他血液中产生一股骚动,奥利弗.歌德史密斯(Oliver Goldsmith,1728—1774)也在观察后表示,包括他自己对毛虫和蠕虫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厌恶感。他们只是表达了对蠕虫、蜘蛛的厌恶,离恐惧颇有一段距离,但这段距离比我们想象的小得多,只要产生了神经质或忧虑的主观体验,有打颤或者紧张的生理反应,有了逃避某种情境的倾向,就可以认为这是恐惧了。当然,这只是很弱的恐惧感,然而这种恐惧启发了上个世纪的电影人,于是在一段时间内,巨大的昆虫横扫人类文明,或是剧毒的小虫潜伏在邻里之间成了B级片完美的题材。谁敢说小时候看过的在荧幕上肆无忌惮的巨大苍蝇,不会在我们大脑中咬噬出一个恐惧的痕迹呢?谁又敢说那潜伏在电视里的毒物不会藏在我们的记忆里,操纵着浮光掠影,让你我草木皆兵呢?人们对虫子先天的厌恶,加上来自社会文化、家庭环境对这种感觉的不断放大,对昆虫产生恐惧也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儿了。

    害怕昆虫也不见得都是不好的,毕竟世界上确实存在着种种毒虫,有的甚至小小的咬上一口就能置人于死地,但要是像爱伦·坡那样见到害怕的虫子就马上被恐惧击败,甚至晕死过去,这就不好了,要知道虫子毕竟是虫子,再铜筋铁骨也抵不住愤怒的鞋底,再满腹剧毒也会在杀虫剂的芬芳中进入长眠,所以只要保持冷静,再毒再顽强的虫子,也只是一坨浮云。

    那如果遇到可怕的毛虫完全失控了怎么办?如果一只小蜘蛛让我在家里寝食难安怎么办?如果一只蟑螂逼得我在办公室惴惴不安怎么办?总之完全冷静不下来怎么办?德福心理咨询专家提示,这样的情况出现后,你需要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去解决给自己带来困扰的恐惧感。

友情连接/合作伙伴